更值得思考的是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6-12 17:55    次浏览   >

有心者不难发现,有着这样心态的并不是一个两个。在被绳之以法时,很多贪官都曾表示过“我不收钱就便宜了谁”的想法,只不过这里的“谁”,具体的指向不同罢了。比如有一些贪官就讲,老板是跟着我后面发财的,我不拿一点心里不服气;还有一些贪官讲,这个钱不拿白不拿,不拿就全给老板拿了,反正也不能落到公家口袋里。

当我们抛出这样的问号,并且力求回答时,其实已经说明,当前的药品采购存在重大问题。在现行的药品采购中,个别人的权力过大,甚至就是个别人说了算的问题。2015年4月27日,最高检通报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原院长王天朝受贿案,称其多次收受他人财物,共计现金3500万元以及价值8000余万元的房产100套、停车位100个。一位市级医院医生透露,一些有处方权的内科医生一个月药品回扣就能拿1万多元。而这些还只是小头,更多的回扣用于公关分管院领导、药剂科主任、药房等。

出现这样一种心态,说明有些人在心底还是把权力当成私有工具。在有些人看来,公归公、私归私,为公家做得太多,个人得不到好处,一切都是假的;反之,只有自己得到好处,这样的官才有意思,这样的权才叫权力。很显然,这是一种理想信念的问题。解决这个问题,必须大力加强理想信念教育,解决精神缺钙的问题。应该看到,随着全面从严治党的深入推进,很多官员已经重新认识和摆正了“我是谁、为了谁、依靠谁”,相信以后出现信念问题的官员会越来越少。

不客气地讲,在当前医院,“不收钱就便宜药贩子”的心态大有市场。为什么钱不是便宜药贩子就是便宜医生,而不是便宜患者,这里面值得思考的地方太多。

“我不收钱,就便宜了药贩子。”河南省南阳市中心医院原检验科主任范泽旭在医疗器械经销商供货之际,抱着这样的心态,利用职务之便,单独或伙同他人多次收受医疗器械经销商637万元,个人分获546万元,为经销商在向医院供应试剂和检验耗材过程中提供帮助,他另有900余万元巨额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近日,范泽旭被一审判决有期徒刑十四年,并处罚金200万元。(8月25日《检察日报》)

更值得思考的是,为什么这位检验科主任会说出“便宜”这样的话。其潜台词就是有些官员认同的,这些钱反正不会落入公家腰包。当我们觉得这句话刺耳时,在现实中却不难发现确实存在这样的问题。比如医院进药,只要药贩子把关系打通了,那么巨大的利润也就产生了。这里的区别不同只在于,利润流入哪里?是全部流向药贩子的口袋,还是由药贩子与医院一班人共同分享?

有办案人员曾经透露,医疗领域贪污贿赂犯罪涉及的部门多、人员多,上至院长、副院长,下至药械科长、财务科长、采购员、医务人员,往往查处一案牵出数案。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与许多领域一样,在医疗领域,由于机制不健全,还存在“绝对的权力”。这也提醒我们,必须把权力装进制度的笼子,特别是在药品采购上,不能让个别人说了算,而是应该进行阳光操作,集体采购,以把钱“便宜”给患者。